我的前文講了給女兒拍打退燒和治愈牙發炎的經歷,現在談談我自己。 大約兩年多前,我從梁冬的節目裡聽到蕭老師及其講的拍打,在網上找到醫行天下博客,我就深信不疑,並買了光盤和書,以至於家人和朋友都說有我問題,著魔了。 但時間關係,我實踐較少,不過心裡總覺得有個寶。

去年冬天,懷孕和哺乳6年的我,身體虧得厲害,正好撞到有拍打群聚會的信息,接連去了幾次。 直觀的體驗到了怎麼拍,需要拍到什麼程度。 我的效果也很不錯:屁股、兩腿被打得黑紫黑紫的,月經好很多。 整個腿都是青包青豆,膝蓋被打出了一個大包,說像煮雞蛋可能是誇張了,荷包蛋那麼大的包肯定有了,多年的腿疼也不見了。 我沒再有什麼更明顯的病,但也經常是說不出的不舒服,全身也都打出不少青豆和痧。

我老公始終不信,他腿疼,我威逼利誘,給他打出許多青豆來,當天就輕多了,他嘴上還是不信,但一疼自己也拍腿了。 今年夏天,他也許是過敏,也許就是辦公室空調吹多了,濕寒鬧的,半個來月吃和抹啥都沒用,渾身癢得睡不踏實。 我從老家回來後連夜把他兩腿拍成大象腿,第二天就輕多了。 現在他依然嘴上不信,但拍痧板沒事就往自己身上拍。 我買拉筋凳他嫌我亂花錢,他可自己天天上去拉。 

鄭老師(修理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