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耳病腫痛一證,有因肝膽風火而致者,有忿怒捭二而致者,有腎陽虛而陰氣上攻者,有腎水衰而火邪上攻者。


因肝膽風火而致者,由肝膽挾外受之風熱,聚而不散,其人兩耳紅腫痛甚,時見寒熱往來,口苦咽乾者是也。法宜和解,小柴胡湯倍柴、芩,麥芽、香附治之。


因忿怒仰鬱而致者,由忿怒傷肝,抑鬱之氣結而不散,其人兩耳紅腫,必見兩脅脹痛,時多太息,法宜疏肝理氣為主,如生地四物湯倍加柴胡、青皮、麥芽、香附之類。


因腎陽虛而致者,由腎陽日衰,不能鎮納僭上之陰氣,其人兩耳雖腫,皮色如常,即痛亦微,唇舌必淡,人必少神。法宜扶陽祛陰,如封髓丹倍砂仁加安桂、吳萸;或潛陽丹加吳萸;或陽旦湯加香附、麥芽之類。


因腎水虛而邪火上攻者,其人兩耳仲痛,腰必脹,口多渴,心多煩,陽物易挺。法宜滋陰降火,如六味地黃湯加龜板、五味、白芍;或滋腎丸倍知、柏之類。


更有一等內傷日久,元陽久虛,而五臟六腑之元氣,已耗將盡,滿身純陰,先天一點真火種子,暴浮於上,欲從兩耳脫出,有現紅腫痛極欲死者,有耳心癢極欲死者,有兼身癢欲死者。其人定見兩尺洪大而空,或六脈大如繩而弦勁。唇舌或青,或黑,或黃,或白,或芒刺滿口,或舌苔燥極,總不思茶水,口必不渴,即渴喜極滾熱飲,二便如常,甚者爪甲青黑,氣喘促,或兼腹痛。此等病情,法宜大劑回陽,不可遲緩,緩則不救。大凡現以上病情,不獨耳疾當如是治,即周身關竅、百節地面。或瘡或痛,皆宜如是治。如白通、四逆、回陽等方,急宜進服,以盡人事,勿謂之小疾耳。[眉批]耳之部,左右皆屬少陽。一見耳病腫痛,用少陽方小柴胡湯治之,似無不效。飲安復指出多般耳證治法,各不相同,辯認均有憑據。如按中或言肝膽風火,或言忿怒抑鬱,或言陽虛陰上,或言水虛火上。豈出六經之外而別具手眼乎?非也。耳本少陽之部,一定不移,而少陽之氣機升降,則隨所感而變見於耳部,其病情決不相類。良以少陽之氣,根於至陰。識得至陰之氣,發為少陽之氣,隨所感而變見,又必有陰陽變證之憑據可察。故治法雖多,或進而從陽,外因外治也,或退而從陰,外因內治也,總是治少陽耳病之一法。蓋得六經之根底,從仲景不言之奧,充類至盡,神明變化而出,可謂善讀古書者矣,學者讀其書,通其意,臨證審察,就其所已言,而更窮其變,將必愈有通於其所未言者,而生出治法,以活人病,快何如之,故飲安小注補出,不獨耳病當如是治云云,是又在學者之善讀欽安者耳。


近來市習,一見耳腫,不問虛實,不辯外內,即以人參敗毒散,加大力、連翹、銀花、蒲公英,​​外敷三黃散,與藍靛腳之類。果系外感風熱閉塞而成,立見奇功。若係內傷陰陽大虛,元氣外越之候,則為害最烈。


更有耳鳴耳聾,辯認不外陰陽兩法。但耳聾一證,老人居多,由腎陽久虧,真氣不充於上故也。定不易治。若由外感時氣,卒然閉塞清道者,進邪一去,漸漸能聰,不藥可愈。亦有痰火上升為鳴為聾,定有痰火情形可徵,按痰火法治之必效。理本無窮,舉其大綱,苟能細心研究,自然一見便識也。


http://www.lzyysw.com/zhongyi/detail/47


來源:老中醫養生網  http://www.lzyysw.com/
任何轉載或轉貼都應註明真實作者和真實出處。


    全站熱搜

    鄭老師(修理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