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老年人養生抗衰用藥要點》由中醫養生網收集、整理、發布,轉載請註明出處!
本文地址:http://www.blogbee.net/newshow.asp?thread-5-648.html


(一)補瀉結合,扶正祛邪
  合理使用補瀉之法,以平衡陰陽,調理臟腑,補益氣血,使人體正氣充盛,抵抗外邪,或祛邪外出,此即“扶正祛邪”之意。所謂扶正,既扶助正氣,增強體質,提高機體抗邪能力,扶正,多用補虛的方法;所謂祛邪,即祛除病邪,使邪去正安。祛邪,多用瀉實之法。在養生抗衰老用藥中,既要充分注意補虛,又要注意攻瀉之法的恰當運用。應以“補虛不礙邪,瀉實不傷其正”為原則,使陰陽氣血以平為期。
  “補”的主要意圖在於“扶正”。它包括兩層意思:一是正氣虛邪已入,通過扶正而祛邪外出,此為“補託之法”;二是正氣虛而邪尚未入侵,通過扶正而抗禦外邪侵襲,此為“固本之法”。中老年人養生抗衰選方和藥,應注意扶正而不礙邪,祛邪而不傷正,邪去而正安。這是歷代醫家通過大量臨床實踐總結出來的經驗。
  孫思邈《千金要方》告誡人們,人年“四十以上則不可服瀉藥,需服補藥”。這是因為中老年人臟腑功能低下,體質漸衰,抗病能力明顯降低。補藥能振奮臟腑機能,調整機體代謝,利於延壽祛病。故中老年人多用補益藥物,增強機體抗病能力,就能達到延年益壽的目的。
  歷代醫學文獻所記載的養生抗衰藥物很多,其中大多為滋補藥物。近年來藥理研究工作進一步證實,在滋補藥物中,具有抗氧化清除自由基作用的藥物有人參、白朮、黨參、黃芪、當歸、首烏、女貞子、枸杞子、山茱萸等;具有增強或調整機體免疫功能作用的藥物有黃芪、人參、山藥、當歸、首烏、鹿茸、靈芝等;對機體內分泌系統有影響的藥物有人參、黃芪、首烏、鹿茸、冬蟲夏草等……由此可見,補益藥物對人體的影響是多方面的,老年人服用滋補藥物可改善臟腑器官的功能與代謝,對身體健康是有益的。
  “瀉”的主要作用在“祛邪”。因人們普遍重補而輕瀉,平素膏梁厚味不厭其多,往往脂醇充溢,氣血痰食壅滯已成其隱患。因此瀉實之法也是延年益壽的一個重要原則。歷代醫家提倡在用養生補益藥中配用一些活血化瘀之品如田七、鬱金、丹參等,實踐證明確有延年益壽之功。但應注意,老年人實性體質的較少,應用瀉下藥物時,可選用藥力較為和緩的緩下、潤下之品。如老年人便秘,服用“潤腸丸”、“麻仁丸”以緩下之。由於瀉下藥物多作用迅速,性質猛烈,對於體質較好而有里實症老人,應用攻下藥物得當,往往能解除其病痛之苦,但應中病即止,切不可一瀉而傷正。
  對峻猛瀉下之品,老年人還是慎用為好。
  (二)注重脾腎,五臟兼顧
  脾胃為後天之本,倉廩之官,水穀之海,氣血生化之源。脾胃升降正常,則水穀精微得以上輸,糟粕得以下降;脾胃功能衰弱,氣血生化不足,五臟都會受其影響。藥物同樣要經過脾胃的運化,才能輸送到全身而發揮其治療作用。因此,脾胃功能好壞對中老年人健康狀況關係極大。李東恆的《脾胃論》認為“陰精所奉,謂脾胃既和,谷氣上升,……故其人壽。”“元氣之充足,皆由脾胃之氣無所傷,而後能滋養元氣。”可見其十分注意脾胃精氣的奉養在人體壽命中的關鍵作用。故調補後天,以培虛損對老年保健具有重要意義。因此,應用養生抗衰老藥物時一定要了解脾胃的功能,遵循孫思邈“五臟不足,調於胃''的原則,通過調補脾胃使脾氣先旺,使氣血生化有源,五臟六腑皆得其養,人體正氣充實,就能健康長壽。另外,進補氣藥時,因補氣藥多具甘昧.每易壅滯氣機,多服久服,就會補而不化,胸膈脹滿.可兼用些陳皮、木香等行氣之品以防壅滯,以防氣滯不行,影響脾胃運化;在用補血、補陰藥時,則須忌滋膩粘滯,因為補血、補陰藥如熟地、阿膠等都是昧厚粘膩之品,雖能滋補,但易礙胃,故服此類藥時,不要忘記照顧脾胃,可辯證選用砂仁、山楂等健脾醒胃之藥,以防過於粘膩呆胃。
  在歷代為數眾多的傳統老年醫學文獻中,補腎藥在延年益壽藥中佔有重要地位。對李時珍《本草綱目》所載1892種藥物初步分析,發現明確載有“耐老”、“不老”、“延年”作用的藥物約177種,補益藥約50種,其中補腎藥28種,所佔比重最大。因為腎主水藏精,為先天之本,元陰元陽之根。腎主之水,可以濡養五臟;腎藏之精,可以化生氣血。五臟之陰,非此不能滋,五臟之陽,非此不能發。腎陰、腎陽一虛,五臟都要受到影響。因此,補腎法為祖國醫學養生抗衰老的主要方法。
  現代研究證實,中老年腎虛與機體內分泌系統功能低下、免疫系統功能降低或紊亂、中樞神經系統退行性改變、自由基代謝及微量元素水平有密切關係。許多補腎藥物對人體內分泌、免疫、中樞神經係自由基代謝及微量元素水平等,均有不同程度的影響。
  此外,五臟之間是相互聯繫,相互流通的,五臟之間在生理上既不可分,如果發生病變,當然也要互相影響。因此,中老年養生抗衰老用藥在註重補腎的同時,還要注意兼顧五臟。五臟功能正常,人體才能健康長壽
  (三)審因施補,平調陰陽
  人的生命活動以體內陰陽為依據。平調陰陽,就是補其不足,損其有餘兩個方面。如就陽虛而言,補其不足,就是補其陽的偏衰和不足。陽虛則寒,寒者溫之,溫補就是補其不足;所謂損其有餘,就是去其陰陽之偏盛。如陽虛必陰盛,陰盛可轉化為水濕、痰飲、瘀滯、燥結之類,陰盛則寒,寒則傷陽,瘀則不通,對此,採用溫、清、利、下等不同方法,寒者溫之,散其陰寒,瘀當溫通,這就是去其有餘。這是總觀患病機體盛衰,糾其所偏的根本。保持陰陽動態的相對平衡,是健康長壽的必然條件。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陰陽盛衰的現象就時有發生,特別是中老年人更易出現陰陽失調。人到老年,體內陰陽僅能維持低水平的平衡,自身平衡的穩定性也有所降低,一旦某些原因造成陰陽失調,不能很快通過自身的調節恢復相對平衡。求助藥物以協調陰陽,則是有益的。協調陰陽是藥物養生的重要法則。中老年人尤當重視陰陽的調護,根據各自的具體情況,適當選用養生抗衰藥物,調整陰陽,補偏救弊,就可達到平衡陰陽、抵抗疾病、延年益壽的目的。
  “陰陽互根”。協調陰陽,一定要根據具體情況,察明陰陽偏盛偏衰的性質和程度,適當調整補陰藥和補陽藥的比例和劑量。陰虛症以補陰為主,也要適當加用一些補陽藥;陽虛症以補陽藥為主,亦需輔助一定的補陰藥,這樣才有利於陰陽的平衡。正如《景岳全書》中所指出:“善補陽者,必於陰中求陽,則陽得陰助,而化生無窮;善補陰者,必於陽中求陰,則陰得陽升,而泉源不竭。”常用的“六味地黃丸”和“金匱腎氣丸”是補益腎陰和腎陽的常用方劑,其製方原則深得《內經》陰陽互根之旨意。前者育陰以涵陽,後方扶陽以配陰,實為協調陰陽之典範。
  養生抗衰,是為了調整機體使其保持陰陽平衡,發揮其正常功能。運用養生抗衰藥物,可分為無病強身和有病調養兩類。前者進補,多為身體虛弱之人,適當服用養生抗衰藥物,可達到增強體質、防病延年的目的。後者的調養,要根據患者的病情和證候,選用適當的補益藥物,扶助正氣以祛除病邪,促進早日康復。但不管那種情況進補,都必鬚根據具體情況進行。人的體質之虛有陰、陽、氣、血之異,病證之虛有心、肝、脾、肺、腎五臟之別,養生抗衰藥物也有補氣、補血、滋陰、助陽、寧心、益腎、健脾、補肺、養肝等不同功效。因此,中老年人養生抗衰,一定要根據體質之不同,分清寒熱虛實、氣血陰陽,審因施補,合理選用寒、熱、溫、涼、平之性味和益氣、補血、養陰、補陽的方藥,辯證進補,才能方藥貼切,有的放矢。一般地說,對於陰陽偏衰所引起的病症,當補其不足。如“陰虛則熱”所出現的虛熱證,採用“陽病治陰”的原則,滋陰以製陽亢。“陽虛則寒”所出現的虛寒證,採用“陰病治陽”的原則,補陽以製陰,即所謂“壯水之主,以製陽光,益火之源,以消陰翳”。總之,本著“虛者補之”的 ​​原則,陰虛者補陰,陽虛者補陽,以平為期。
  陰虛者滋陰,陽虛者溫陽;陰寒者溫中,陽熱者清補;氣虛者補氣,血虛者補血;心血不足者補益心血;腎陰不足者滋陰益腎;痰濕者補肺、脾、腎,化痰祛濕;血瘀者活血化瘀,佐以行氣、理氣、益氣;只有辯證準確,治法適當,才能選擇有效的養生抗衰藥物而取得滿意的療效,使中老年人體質增強,氣血充盛,陰陽平衡,精力持久而長壽。反之,辯證不明,治法不當,亂用補益藥物,不僅不能祛病強身,反而會傷身遺禍。如本來陰虛的患者卻用燥熱的溫陽之品,就等於火上加油,助火上炎,加重病情。
  (四)掌握時令,三因制宜
  三因制宜,即因時、因地、因人制宜,它是具體情況具體分析的治療原則,充分體現了祖國醫學治療疾病的整體觀念和辯證論治在實際應用上的原則性和靈活性。即是中醫學的基本原則,也是養生抗衰老的用藥原則。
  《神農本草經疏》日:“春溫夏熱,元氣外洩,陰精不足,藥宜養陰;秋冷冬寒,陽氣潛藏,勿輕開通,藥宜養陽。此藥之因時制用,補不足以和其氣者也。”四時氣候的變化,對人體的生理功能、病理變化均會產生一定影響,根據不同季節的時令特點,以考慮進補的原則稱為“因時制宜”。老 ​​年人元氣已衰,四時稍失調攝,即 ​​易感時邪而發病,且多新感引動宿疾,如春時氣候陽迴轉溫,風冷易傷肌體,又復冬令以來,熱伏於內,每多發洩,因而常出現體熱頭暈,四肢軟弱,腰膝酸軟等症,進補宜滋陰養液以防升發太過;夏暑天氣炎熱,老人氣弱,脾胃氣機偏虛,食或不慎,貪涼飲冷,則多成泄瀉;若感暑熱之邪引動內熱,汗出多易傷人氣陰,故進補時要以滋養氣陰為主,慎用辛燥溫陽之藥;秋季氣候乾燥,宜多進滋潤平和之品;冬天天氣嚴寒,老人陰盛陽衰,易患陽虛之症,因而無論是保健益壽,還是補虛祛邪,都要注意以溫補陽氣為主,慎用或少用滋陰藥物。對冬季經常患咳喘、感冒、胃脘痛的中老年人,則可冬病夏治,在夏季服用滋補肺腎益氣藥、健脾和胃藥等扶正固本之品,可增強其機體抗病能力,減少冬 ​​季發病。
  因地制宜即根據不同地區的地理、氣候特點和生活習慣,選用適宜的養生抗衰藥物。如北方氣候寒冷,人的體質剛強,用藥多峻重;而南方氣候濕熱較重,人的體質薄弱,用藥宜輕巧。
  因人制宜,即根據人的年齡、性別、體質、職業等不同,分別選用不同的藥物和方劑。如身體胖瘦不同,補益方法也有不同。祖國醫學有“肥人多氣虛”、“胖人多痰濕”之說。氣虛者補氣,補 ​​氣需健脾,故健脾益氣是虛腫之人補本的方法;脾健才能運化水濕,故濕重則需採用健脾利濕法。人到中年,承上啟下,肩負重任,終日辛勞,是生命歷程的轉折點,生理功能開始由盛轉衰,此時應全面整理,修復元氣,再振根基,防止早衰。
  老年時期,由於生理上的退行性改變,氣血日枯,機體功能日漸減退,患病多虛證或正虛邪實。此時用藥,常須顧及陰津陽氣,虛證宜補,而邪實需攻者,應注意配方用藥,不可肆意攻伐,以免損傷正氣。此外,宜選擇藥性平和、補而不滯、滋而不膩的藥物,切忌過寒過燥、大辛大熱,才能取得滿意效果。
  (五)補勿過偏,補勿濫用
  “補”是針對“虛”而設的,如果陰陽平和,沒有虛象,則不需進行藥物補益。不善於進補的人,往往一見虛證,就憂心忡忡,想方設法大補特補,希望在最短時間內能把身體補好,殊不知運用養生抗衰藥物也要恰到好處,如盲目進補,不僅無益,反而有害。養生抗衰藥有不同種類,每類藥物只適用某些相應虛弱之症。
  因此,應用時需辨明虛實,有針對性的進補,切不要急於求成。
  中老年人多有臟腑功能減退,陰陽氣血虛衰。補益藥物作用有補氣、補血、補陰、補陽之不同,藥性亦有寒熱溫涼之異。中老年人養生抗衰,應有針對性而適度,審因論補,循序漸進,既不可偏頗,亦不可峻補太過。這樣才能起強身健體、延年益壽之功效。否則反而對身體不利,如補氣藥多壅滯,過量則腹脹納呆,口乾胸悶;補血藥多粘膩,過服常有損脾胃;補陰多甘寒滋膩,服之太過則易損傷元氣;補陽藥性多溫燥,有助火劫陰之虞。
  為避免補之過偏,中老年養生抗衰用藥組方應法度嚴謹,君臣佐使分明,藥物配伍得當,補瀉升降,溫清和理,互相協調,有機配合,補中老年人身體之虛衰,防藥物偏頗之弊。如“六味地黃丸”以熟地、山藥、山茱萸之三補,澤瀉、丹皮、茯苓之三瀉,而成補中有瀉,寓瀉於補,相輔相成,通補開合之劑。
  如氣陰兩虛患者,可用人參與藿斛配伍調補。氣虛偏重者,人參與藿斛的比例可為2:1;陰虛偏重者人參與藿斛的比例為I:2為宜。
  (六)藥宜平和,各定其量
  首先,藥性宜平和。中老年人服用養生抗衰藥物,大多選用平補藥物。如黨參、黃芪、當歸、首烏、杜仲、龍眼肉、菟絲子等。除病後體虛,身體極弱者外,一般少用大補、峻補藥物。最理想的首選是久服弊少、性味平和的藥物,如老年冠心病血瘀症患者選用活血化瘀藥物時,多以丹參、當歸、赤芍等藥性平和的活血藥,少用三棱、莪朮等藥性猛峻的破血祛瘀藥。
  古代醫家提出:“用藥各定其量。”服用養生抗衰藥物也必須講究適當的劑量,特別是中老年人用藥,如病重藥輕,劑量太小,藥不勝病,難取其效,甚至延誤病情;但如過量頻服,病輕藥重,攻伐太甚,則容易損傷正氣,常會出現相反的效果。如補陰太過可能會傷及陽氣;而補陽太過又會損及陰液。雖然中藥除劇毒、作用峻猛、大辛大熱、大苦大寒等藥物外,大都作用緩和,但中老年人的用藥劑量還是要小於中青年人為宜。一般中老年人治療用藥,性味平和的山藥、茯苓,蓮肉、薏仁、扁豆等可按常量應用;質重而不易煎出的礦介類石決明、龍骨、牡蠣、龜板等按常量亦無妨;活血、理氣、清解等藥物,不要超過常量或略低於常量;峻猛、劇毒之品,由於中老年人體弱不耐攻伐,對藥物的代謝能力降低,則應要低於常量。大約七十歲開始,方劑的劑量要減半,視體質情況,弱者每一味3~6克即可,發汗藥不超過9克,瀉下藥不超過5克。中老年養生抗衰用藥,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取效的,因此,進補養生抗衰藥物要細水長流,持之以恆,最好小劑量長期服用,積以時日,才能取得預期效果。同時,開始服用某種補益藥物時,最好先從小劑量開始,待適應後,再逐漸增加。
  (七)注意劑型,選藥得當
  中藥的劑型有湯劑和丹、膏、丸、散、膠囊、顆粒沖劑等,中老年人養生抗衰用藥,一般進補多以湯劑為主,每劑藥可煎二次,煎的時間可稍長一些,先煮沸,然後以文火煎熬一小時左右。由於是補益藥物,故可以在早晨空腹及晚上臨睡前各服一次。因煎藥要花費很多時間,所以不少人喜歡用丸、散等中成藥來代替湯劑。丸、散製劑雖說服用方便,藥性多緩和吸收較慢,藥力持續時間較長,而不傷脾胃優點,但因其品種較少,針對性也較差,所以藥效一般不及湯劑。
  中老年人養生抗衰用藥,多需長期服用,長期服藥往往對胃納脾運有一定影響,有的甚至因藥物性味之偏產生不良反應。就以通行十二經的甘草來說,這是中藥裡最平和的一味佐使藥,有補中益氣、解毒祛痰的作用,但若久服、多服後也會產生胸悶胃脹、不思飲食的副作用。因而,需長期服用的養生抗衰老藥物需要精心選擇。
  藥性有寒、熱、溫、涼四氣,藥味有甘、苦、辛、咸、酸、淡、澀七味。老年人的體質也有陰陽寒熱偏勝之別。因此,養生抗衰老用藥,在辯證準確、治法明了的前提下,應根據體質和藥物的屬性不同,有選擇的應用。如人參、西洋參、黨參、白朮、黃芪都是常用的補氣藥,都能補人體臟腑之氣,增強機體活動能力。但所補之氣則各有千秋。如人參性溫,歸肺、脾、心、腎經,能大補元氣,可峻補一身之正氣,對於臟腑、補脾胃之氣為其所長。相比而言,其他幾種的補氣作用都不及人參。但西洋參性偏寒涼,補氣養陰,其氣陰雙補之功,則為人參所不及。因此,治療氣虛證時,必鬚根據虛證具體情況和藥性特點精心選藥。元氣虛微,氣虛較甚者,用一般補氣藥,恐怕力量不足,人參往往是首選藥;氣陰兩虛,若用人參則有氣盛而陰更虛的弊端,使用西洋參就可以達到氣陰雙補的功效;而一般氣虛證,藥性平和,價錢適中的黨參最為常用。可見,選藥得當,事半功倍。
  (八)持 ​​之以恆,定期觀察
  衰老的過程是由不斷地變化發展到相對穩定的過程。衰老的不斷變化發展而形成不同的傳變、轉歸趨勢。因此,中老年人養生抗衰用藥,必須用動態的觀點進行觀察和處理。如中老年人多有內傷病證,初病之時,一般不宜用峻猛藥物;進人中期,大多正氣漸虛,治當輕補及至末期。久虛成損,則宜調氣血、養五臟,促使身體康復。養生抗衰用藥還應簡繁得宜,病情單純,用藥貴在專一;病情複雜,藥味不妨稍多。當專不專,有彼此受制之失;當雜不雜,有顧此失彼之虞。用藥專必須針對性強,才能獨當重任;用藥多則必須有理可循,才能多多益善。
  另外,養生抗衰要有規律,按時、按量地服用某種保健藥物,持之以恆,方可見效。如老年人脾的功能減弱,對藥物的吸收代謝較慢,藥物發揮效力和藥性持續時間也相應延長,服用養生抗衰用藥的時間及間隔應掌握適當,一般飯後半小時服藥,日服2~3次即可。切不可天天換藥,不按時、不按量地濫用一氣,這樣不但對身體無利,反而有害。
  有人認為,“多服補藥,有病治病,無病強身”。這不符合科學。身體虛弱,當補不補,這固然不對;然而不當補而補,同樣有害。凡是藥物,都有一定的偏性,養生抗衰藥也不例外。使用不當,不是“矯枉過正”,就是“誤補益疾”。因此,中老年養生抗衰用藥,一般最好在醫生的指導下進行,也要定期,這樣有利於醫生根據中老年人不同的個體情況進行指導,發現藥物的偏頗和副作用能及時調整用藥。特別是如果在身體出現病變的情況下,單靠服用養生抗衰藥物是不夠的,應當根據所患疾病的輕重緩急,服用針對性的治療藥物。
  (九)進補治病,食藥並舉
  中老年人如果在養生抗衰的同時還患有某種疾病,既要進補又要治病,這兩者會不會發生矛盾呢?其實,這兩者並不矛盾,因為如果疾病表現為一種實象,這時如果單純進補,就會火上加油,適得其反,使病情加重。我們不能片面把養生抗衰理解為只是服補藥,而應根據祖國醫學的辯證方法,先分清臟腑、陰陽、氣血的不同疾患,“急則治其標,緩則治其本”,“扶正祛邪”再予施補。如熱性病後期,會出現大便乾結,形成便秘,根據辯證,證屬的熱病傷津,津液不足,燥熱積滯,既有虛又有實,這時可在生地、麥冬、石斛等養陰生津的基礎上,加大黃攻下,使熱去津生便解,自然也就邪去正安,達到健身的目的。
  還有一個食補和藥補問題。古諺云,“養生當用食補,治療當考藥攻”,即是說,如果以延年益壽為目的,首先考慮食補療法;如果以矯正體質偏頗為目的,則首先考慮藥補的方法。“食補”,就是根據身體需要,運用食物來治療和補養身體,達到治療疾病和延年益壽的一種方法;“藥補”,是當中老年人生理機能衰退,抗病能力降低,身體已出現明顯陰、陽、氣、血方面的不足,依靠食補已不能糾正其虧損,要運用藥物以補偏救弊,最終起到平衡陰陽、滋補氣血、防病延年的方法。
  對於養生抗衰老來說,藥餌食養,各有所長,二者配合,使用得當,可收到互補互用、相得益彰的效果。祖國醫學早就有藥食同源、藥食同理、藥食同用的豐富經驗。明代名醫李時珍所著《本草綱目》中所載的1892種藥物中,就收載五穀雜糧73種,果菜200餘種。說明了某些食物也和藥物一樣,具有自己的藥性和防病治病作用。所以說,應用食補、藥補的方法延年益壽是中醫養生學的獨具特色的養生抗衰老方法之一。在實踐運用中,應當根據情況,分清先後主次,配合使用。不少養生抗衰中草藥本來就是飲食中常用之品,如山藥、薏仁、蓮子、芡實、生薑、大棗、綠豆、百合、龍眼肉、荔枝肉等,既是食物,又是藥物,既能治又能補,寓藥於食,養療兩全,無疑是養生抗衰良好的用藥方法。
  (十)注意配伍,相得益彰
  應用養生抗衰藥物,除應根據不同的症候選擇相應的藥物外,還應充分重視人體氣、血、陰、陽之間的相互關係。在正常生理狀態下人體的氣血陰陽能相互滋生,相互促進,而在病理狀態下,又能相互影響,相互作用。臨床上氣血陰陽單一虛弱症候並不多見,往往是兩種或兩種以上同時並虛。而單味養生抗衰藥的滋補效果畢竟也有限,如人參和黃芪,都是性味甘溫,都有補氣的作用。但黃芪有較強的補氣固表作用,祖國醫學稱其能補衛氣,而人參卻沒有這種功效,兩者相配後黃芪就能彌補人參的不足,其補氣作用更強,補氣範圍更廣。另外,對於正氣衰弱程度重者,單味藥的作用範圍畢竟有限,常嫌力量不濟,對於復雜症候不能全面照顧,如養陰藥龜板和生地兩味補陰藥,是肝腎陰虛的對症良藥。但由於陰虛多兼有虛火,單純滋陰而不加清火藥,則虛火又要傷陰,所以加配清虛火的知母、黃柏,便能提高滋陰的功效。可見,對於中老年人養生抗衰,較少使用單藥,常兩種或多種藥物一起使用,才能相得益彰,收到應有的補益效果。分述如下:
氣虛和陽虛:氣屬於陽,氣虛可導致陽虛,陽虛者也往往伴有氣虛。故用補陽藥治療陽虛症,常輔以補氣藥;氣虛與陽虛並見者,則宜補氣藥和補陽藥同用。
氣虛和血虛: “血之與氣,異名同類”。氣能生血,氣能行血,血能載氣,氣為血帥。氣旺,則化生血的功能亦強;氣虛,則化生血的功能亦弱,甚則可導致血虛;血虛生化無源,無以化氣,“血為氣母”,也可造成氣虛。所以,治療血虛證時,常選用補血藥的同時,配伍補氣藥,使“氣旺生血”,如“當歸補血湯”之重用黃芪;治療氣虛證,應以補氣為主,兼顧補血養血,以使“血足氣生”。如“補中益氣湯”之配用當歸;但臨床治療氣虛證時,一般注重補氣,加入補血藥則應慎重,以防補血藥滋膩滯氣之弊。至於氣血雙虧者,自當補氣與補血同用,以達氣血雙補的目的。
氣虛與陰虛:勞傷過度,久病失養而耗損元氣者,皆屬氣虛;人體陰精或津液發生虧虛,謂之陰虛。熱病後期多呈氣陰兩虛;久病不愈,耗傷氣陰,亦可導致氣陰兩虛。陽虛之證長期過服溫燥之品如鹿茸、淫羊藿等,可能因氣陰被劫,陽虛變為氣陰兩虛或陰虛火旺之證。所以,補氣藥與補陰藥配合使用是治療氣陰兩虛的常用方法。
陰虛與血虛:血屬於陰,血虛與陰虛表示機體精血津液的不足、人體臟腑百脈失養的病理狀態。血虛陰虧的病證,當以補血藥與滋陰藥並用。常用藥物有生地、熟地、玄參、麥冬、沙參、石斛、山茱臾、女貞子、桑椹子等。
陰虛與陽虛:陰和陽在病理變化中,關係非常密切。陽化氣,陰成型。陰虛則生化無力,可引起陰虛;而陰精虧損,生化無源,無以化氣,久必陽虛。一方面的虛損,往往可導致對方的失衡。如腎陰虛日久,可累及腎陽;腎陽虛日久,也可累及腎陰。此謂“陰損及陽,陽損及陰”。因此,治療上,應根據陰陽互根的理論,視各自虛損的程度,或以養陰(陽)為主,佐以補陽(陰),或陰陽雙補,兩者兼顧。在用補陽藥治療陽虛證的同時,適當佐用補陰藥,使陽得陰助而生化無窮,並可抑制補陽藥之峻補,即謂“陰中求陽”;同理,在用補陰治療陰虛證的同時,也可適當輔以補氣、補陽,使陰根於陽,陽有所化,陰得陽升而泉源不竭,即所謂?“陽中求陰”。正如《景岳全書》所說,“此為陰陽相濟之妙用也.”。
  當然,補陰藥與補陽藥在藥性上有寒、熱、溫、涼之分,在實際運用時,還要注意正確把握適應證,不宜者就盡量避免使用,如用溫補的補陽藥治療虛寒性的陽虛證時,如再藥用甘寒,則是雪上加霜,更傷陽氣;反之,用補陰藥之清補,亦不宜配伍溫燥之性強、容易傷津耗陰的補陽藥物,以免更傷其陰津和助熱。不管是陰虛還是陽虛,日久不愈,都可以造成陰陽俱虛,此時應補陰藥和補陽藥同用。~。總之,使用養生抗衰藥物要配伍確當,使之相須相使,相輔相成。這不但能提高治療效果,相得益彰,而日環能控制可能發生的毒副作用。
本文章來自老中醫養生網專家團轉載請註明出處:老中醫養生網養生頻道

    全站熱搜

    鄭老師(修理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