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淫是外感的主要因素,當人體內外環境失調時,感受六淫後即能發病。其中除暑和燥二氣在夏秋季節外,風、寒、濕、火、四季均能發現,故外感病因又以這四氣為最多。

1.風:風性多動善變,流行最廣,常因季節不同,跟著氣候轉化,而有風溫、風熱、風寒之異。又常與其它邪氣結合為風暑、風濕、風燥、風火等,故前人稱風為百病之長。

感染風邪發病,輕者在上焦氣分為傷風,出現惡風、發熱、頭痛、鼻塞、流涕、咳嗽、聲重。重者在經絡臟腑為「中風」,出現口眼歪斜,語言謇澀,半身不遂,粹然倒撲,輕微的移時即能甦醒,嚴重的不省人事。

但這種「中風」(中醫稱之為「真中風」)與由於內因引起者不同,必有「發熱或不發、有汗或無汗」等表證可辨。

風從內生的,多由陰血虧損或痰火熱甚所造成,使人昏厥、驚搐、暈眩、麻木、角弓反張等,雖似風的症狀,但與外風截然不同,稱做「內風」。

2.寒:寒為陰邪,性主收引。傷於體表者為傷寒,呈現惡寒、發熱、頭痛、身體疼痛、脈象浮緊、舌苔白膩等症狀。直接傷於里者為「中寒」,呈現嘔吐清水、腹疼、腸鳴、大便泄瀉,並有嚴重的肢冷、脈伏。

祛散寒邪,只有辛溫一法,但傷寒以解表為主,中寒則宜溫中回陽。傷寒轉變可以化熱,不能固執溫散,中寒很少化熱,且常使陽氣日漸衰退。

寒邪最易傷陽,而陽氣衰弱的亦能產生寒象,如嘔吐、腹痛、泄瀉、肢冷等症,這是寒從內生,故稱做「內寒」。由於這種寒根本上由於陽虛引起,故治以扶陽為主,與中寒的溫法有所區別。

3.暑:暑是夏令的主氣。根據《內經》說:「在天為熱,在地為火,其性為暑。」又說:「先夏至日為病溫,後夏至日為病暑。」可知暑病就是熱病,僅是季節上的分別而已。故感受暑熱,多見壯熱、口渴、心煩、自汗等熱症,由於暑熱傷氣,影響心臟,又常兼見喘喝、脈洪而虛。

暑熱挾風傷表,影響上焦,類似風溫症初起,有惡風、身熱、口渴、自汗等症。倘在烈日下長途奔走,或在田野勞動,感受暑熱,則身熱口渴,頭痛,氣粗,體重肢軟,精神倦怠,小便短赤,這就稱為中暑,也叫中暍。體質虛弱,過度勞累,汗多心弱,亦能頭暈,心煩,倒地不省人事,冷汗不止。

中屬是熱證,多因動(如烈日下勞動奔走)而得之,陽主動,故也稱陽暑;相反地,暑令有靜而得病的,即避暑於涼亭水榭,或貪涼露宿,迎風裸臥,因而發生惡寒、發熱、頭痛、無汗等症,或因恣啖生冷,再加上腹痛、泄瀉的,就稱做陰暑。陰暑實際上是一個寒邪症。

暑熱之氣最易傷氣傷陰,稽流不解,能使陰液耗傷,精神疲倦,有如虛癆,成為暑瘵。

暑熱往往挾有濕氣,這是由於天熱地濕鬱蒸的結果,或多啖瓜果,內先積濕,再感暑邪,則暑濕愈盛。故暑證常見胸悶、嘔惡等症,前人有治暑必兼治濕的說法。

4.濕:濕為重濁之邪,粘滯難化。在外因中多指霧露或天雨潮濕,感受者發為寒熱,鼻塞,頭脹如裹,骨節酸疼。也有因坐臥濕地,居處潮濕,或水中作業,汗出沾衣,濕邪由皮膚流入肌肉、經絡,則發生浮腫和關節疼痛重著等症。

嗜食膏粱厚味,或過食生冷瓜果、甜膩食品,能使脾陽不運,濕自內生,稱作內濕。內濕在上則為胸悶、氣分不暢、痰多;在中則為脘痞、嘔吐、飲食呆減、消化不良;在下則為腹滿、溲少、大便泄瀉;也能上至頭為面浮,下至足為腳腫,流竄肌肉經絡為四肢酸痛。

濕屬陰性,與風邪結合為風濕,與寒邪結合為寒邪結合為寒濕,比較易治,若與熱邪結合為濕熱,則如油入面,急切難解。濕和熱性質不相同,濕熱病的症狀亦多矛盾,例如濕溫症身熱,足冷,口渴喜熱飲,舌苔厚膩而黃,治療時必須雙方兼顧。

5.燥:燥為秋季主氣,亦稱秋燥。外感秋燥之邪多在上焦,類似傷風,表現為微寒微熱,頭痛,口乾,唇乾,鼻干,咽喉干,乾咳無痰,或痰少黏滯挾血,大便燥結等。

燥亦為火之餘氣,熱病之後往往發現乾燥現象。燥與津血又有密切關係,津血內虧,燥證易起。凡此皆屬內傷,不同秋燥時氣外乘,故秋燥當於甘涼劑中佐入微辛清泄,此則但宜甘涼清潤。

內傷燥證範圍較廣,在外則皮膚干糙,口唇燥裂,目唇燥裂,目澀,鼻孔覺熱;在內則渴飲、善飢,咽於噎膈,便閉,尿黃短澀等。

過服溫熱之品,或用汗、吐、下法克伐太過,均能傷津亡液,出現燥象,並能釀成萎躄、痙病、勞嗽等重症。

6.火:從外因方面來說,火是一種熱邪,由風、寒、暑、燥、濕五氣所化。及其燔灼則充斥三焦,表現為口臭,喉痛紅腫,舌生芒刺,胸悶煩躁,口渴引冷,腹滿溲赤,甚至發斑發疹,神昏狂亂,迫血妄行,有如燎原之勢。

五臟亦能化火,稱做五志之火。以肝膽之火(又稱「相火」)最為多見,症現目赤,口苦,頭昏脹痛,面紅耳鳴,睡眠不安,亂夢顛倒,胸悶,脅脹,以及夢遺、淋濁等。不論五氣化火或五志之火,多為實火,當用苦寒直折,不是一般清熱其所能治療。

https://kknews.cc/zh-tw/health/lkneb2.html

全站熱搜

鄭老師(修理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