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之堂跟診日記1》  ◎ 血瘀體質多吊痧

今天上午,同樣看了三十多個病人。我們一邊忙抄方,一邊還忙著給病人“拍打”經絡穴位治病。這種“拍打”實際上就是“吊痧”,用掌擊把痧氣像刮痧、拔火罐那樣吊出來。
因為有些病人,舌下靜脈​​明顯曲張變粗,說明身體血脈瘀堵得厲害,故而手腳不麻利,晚上難眠。一般這樣的病人,吊痧後多可見效。不過病人一定要能忍得痛。吊痧治療,是有些痛苦的,但確能緩解病情,大部分被吊痧的病人,都咬牙切齒,皺眉喊痛,還微微出汗。老師風趣地說,這是欠打。我們也稱之為吃苦了苦,要想了脫病苦,就要去承受鍛煉拍打之苦,這些病人自己不肯去鍛煉,造成血瘀體質,卻要我們幫他拍打,代替他鍛煉。醫生只能代替一時,卻不能代替病人一生啊!

   
一般上半身肩頸、胸膈、頭手的病痛,以拍打肘窩及心包經為常見。下半身腰膝酸脹麻木、行走不利、靜脈曲張、腿腳沉重、腹脹肥滿的病痛,以拍打膕窩、委中穴、承山穴以及膀胱經為主。特別是腰腿酸脹的病人,重拍腿部委中穴,病人普遍反映良好。拍完後,腿腳輕快不少。這正是針灸學上《四總穴歌》中“腰背委中求”的道理。
這樣忙完一上午,加上每個病人都還要交代醫囑、忌口,老師連上洗手間的時間都沒有。特別是忌口,許多病都是病人沒有忌口吃出來的。所以,身體搞壞,有一大半的都是吃喝病。所謂“病人不忌口,忙壞大夫手”,治病還是要先忌口的。比如,病人血黏度增高,渾身不爽利,眼也花,頸也痛,腰也酸,腿也重,這時最重要的就是要忌口,老師常強調要少葷多素。特別是黏性食物不可多吃,哪些是黏性食物呢?雞蛋、糯米、肥肉、雞肉、糖果,這些都是黏糊糊的,吃進去血脈會更加難以走動,血黏度會變得更高。
接著,有個中年婦女來複診,是皮膚瘀斑的。
她說,上次吃完藥後,後背不痛了,嗅覺也變得好多了。
老師問她放屁了沒有,這是因為藥中放了升清降濁的理氣藥。她點了點頭。
老師又看了她的舌頭,明顯是紫暗的,老師說她陽氣鬱在中焦,是血瘀體質,血脈走不動了(走不流利的意思)。
瘀斑明顯低於皮膚,就是寒瘀,如果明顯高於皮膚的話,那就是熱毒瘀。
老師用四物湯活血化瘀為底,再加溫陽通脈的思路,最後還重用葛根升清陽,令病人經絡舒緩,嗅覺自然,就會靈敏多了。
老師說,嗅覺不靈敏,是清陽不升。需要重用葛根 50 克,加入辨證方中。病人頭腦如陽光一照,立可見效。這正是“離照當空,陰霾自散”啊!
艷陽當空一照,陰雲便會散去。人嗅覺不靈敏,就是因為陰雲濁氣,上浮於頭面停聚不化。這時讓身體清陽一升,濁陰便不驅自散了。
老師邊給病人吊痧,邊教我們一些吊痧的細節。老師說,要用空心掌,不是打病人,而是幫助病人用正氣把邪毒拖出來,就像刮痧、拔罐一樣。
吊痧的病人由於各自體質不一樣,吊痧的部位分別可以見淡紅色、深紅色、紅紫色、紫黑色等各種痧氣。
這種吊痧的方法,明顯比拔罐、刮痧要深刻。拔罐刮痧,作用的層面會淺一些,偏於皮膚肌肉,而吊痧卻可以直接把力道灌進血脈裡。
有些椎間盤突出、長骨刺的病人,本來走路很重滯的,一經吊痧完後,當時就覺得渾身輕快,腿腳也便利很多,他們還忍不住地多走了幾步,甚至不停地感謝。老師說,這是欠打,就是人身體缺乏運動錘打,所以許多多餘的骨刺、瘀堵才不能被身體消化搬運走。
人的骨頭跟手指甲一樣,每天都會有細胞分裂、生長、脫落、死亡,只不過手指甲長得較快,人可以用指甲剪剪掉,而人體腰腳長的骨刺呢?有人想通過手術刮掉,但總不如靠平時的運動、拍打來磨掉安全可靠。
這種筋骨不利索長骨刺的現象,用民間的說法很形象,叫做“骨頭生鏽”了。那該怎麼辦?我們打個比方,兩把新鐮刀,一把放在角落裡老不用它,它很容易就生鏽,久了就不能用。而另一把時常拿來使用,不僅越用越光滑鋒利,而且還不會生鏽。可見人長骨刺,椎間盤突出,以及各類筋骨不利索的病,道理跟刀生鏽是有相通之處的。
吃藥不能代替運動,老師交代病人,要多運動。對於筋骨不利、中風偏癱的患者,能否康復得好,全在於患者的鍛煉意志。怕鍛煉苦,不運動不流汗,這樣的身體會助長疾病的滋生。
我們吊痧時,除了叫病人要放鬆、深呼吸外,我們也要心神正氣更足,防止病邪入體。這種情況我們吊痧時體會很深。
比如,我們吊痧一些比較頑固的疾病,自己的手也會明顯感到酸癢。病人身體寒瘀特別厲害的,才拍不到十幾下,那些痧斑便會星星點點地冒出來,而病人的呼吸也明顯會深沉順暢很多。特別是拍得用力的,越拍到後面,病人就越不覺得痛,因為氣機順了。病人還叫我們要多拍,越拍越舒服,越拍越痛快。
按照拍出來的邪毒、痧斑顏色,可以辨明病性,一般偏紅的是屬於熱毒,紫的便是瘀血,紫黑的那種便是寒瘀了。比較淡紅的,那是屬於氣血虧虛,一般不適合吊痧。
針灸、吊痧,這些都是要用神用氣的,醫者神氣怯弱,很容易為病邪所乘。所以,行醫者需要正氣存內,不然很容易就像《黃帝內經》所說的“邪氣所湊,其氣必虛”。正確吊痧以及加強鍛煉,都是培養我們正氣存內的方法。
下面這個病人是典型的逍遙散湯證,老師是怎麼加減變化應用逍遙散的呢?
這逍遙散本是婦女用藥,卻可以女藥男用,又是什麼道理呢?
逍遙散,出自《太平惠民和劑局方》,專治肝鬱血虛、脾失健運的證候。老師常用這個方,只要是七情鬱結,肝失調達,而脾胃又運化無力,氣血生化不足引起的各種病症都可以用。原來是治療婦女月經不調、乳房脹痛、胃口不開的,這是小看了逍遙散。拓寬來用,逍遙散,正如其名,令人上下氣機逍遙,變化使用,在臨證上可以治療各種疾病。
這個大男人,老師一摸他的脈,也沒有特別問病人,便對病人說,你頭暈,容易疲勞,是陽氣鬱在裡面。平時運動過少,思慮太多,思則氣結,思慮傷脾,氣結傷肝,所以肝脹悶,可能有膽囊炎,胃口也不好。老師再看他舌苔水滑,舌下絡脈也有些瘀滯。老師說,這是肝鬱脾滯,木不舒土。
病人點了點頭說,眼睛也有些脹,晚上睡不好覺。
老師直接叫我開逍遙散,然後再加桔梗、枳殼、木香。所謂“木鬱則達之”,肝木鬱滯就要舒達,胸膈不利,就要寬暢。老師重用木香到30 克,理三焦氣滯,令肝木暢達。又用枳殼、桔梗,一升一降,開胸中鬱結。誠如《醫學傳心錄》中說:“膈上不寬用枳桔。”胸膈以上不能寬緩,可加入枳殼、桔梗,以升降胸中大氣。我們稱逍遙散加這三味理氣藥為“加強版逍遙散”。
由於病人脈象偏上亢,也有些脹,老師就稍加些龍骨、牡蠣潛降陽氣,配合酸棗仁養肝中陰血,以安神助睡。
逍遙散,市面上有中成藥逍遙丸,裡面提到是治療婦科疾病的。但逍遙丸絕不局限於說明書提到的那些病症,如果加減運用得好,可以起到《黃帝內經》所說的“疏其血氣,令其條達,乃至和平”的效果,這可是治療百病的共同歸宿啊!百病皆生於氣,調氣是治百病的宗旨。所以逍遙散,女證用之可調月經,男證用之可疏氣血。
《說文解字》中提到:“逍遙通消搖。”莊子的《逍遙遊》註解雲:“如陽動冰消,雖耗不竭其本,舟行水搖動,雖動不傷其內,譬之如醫,消散其氣滯,搖動其血鬱,皆無傷乎正氣也。”照這樣說,逍遙散能用到這種境界,那是多麼不可思議啊!《黃帝內經》說:“知其要者,一言而終。”就是說知道醫道精要的人,往往一句話,一個理,就能貫穿治病始終。這個逍遙散的理法,不正是這樣的醫道精要嗎?
網路文章。註:尊重原創者,均未作任何修改。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e91ad801015s3u.html

IMG_20160322_192404

全站熱搜

鄭老師(修理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