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臨床中經常遇到一些多年頑固性、難治性銀屑病患者。這些患者往往都具有共同特點:寒冷季節病情加重或夏輕冬重,或喜暖懼寒,或病發時身有緊縮感,皮疹色淡,鱗屑銀白,多位於人體上部及暴露部位,遇寒癢重,得暖則緩,膝以下發涼或足涼,無汗或少汗,便次多或大便不成形,口不渴或口淡無味,舌質淡薄白苔或薄膩苔,脈沉或細或緩,病程較長,時輕時重。初病時夏愈冬發,以後則不論冬夏,皮疹始終不消,病情纏綿,服藥則便溏、納呆、腹脹。檢閱以往所服之中藥方,皆為涼血解毒,祛濕清熱,養血潤燥,活血化瘀之品。有些患者曾用過腎上腺皮質類固醇激素或其他免疫抑製劑,雖有暫時之效,停藥後復發或症狀比前更重。

根據上述臨床表現,按照中醫八綱辨證,屬陰、屬寒、屬裡、屬虛;按六淫辨證,屬風、屬寒、屬濕;按臟腑辨證,屬肺、屬腎。我們統一辨為風寒挾濕之證,採用祛風、散寒、除濕之法治療,很快取得療效。

典型病例鄭××,男,46歲,患銀屑病20餘年。當年下鄉勞動時住窩棚感寒患病,冬重夏輕,初發時夏季僅見頭皮、肘部零星皮損,冬季則泛發全身,以小腿為重,近些年無論冬夏、皮疹再不收斂。曾久經中西藥物治療,亦口服過潑尼松及氨甲蝶呤等免疫抑製劑,初用有效,久用則無進展。畏寒喜暖,膝以下發涼,右膝關節有時疼痛,從不出汗,身上發緊,頭部瘙癢劇烈。

一診頭皮滿佈銀灰色厚痂和鱗屑,全身皮膚泛發淡紅色斑塊,以下肢、腰骶部和背部為重,皮損乾燥,肥厚,呈苔蘚樣變,上肢及前胸為小片斑疹,指甲增厚、變形,舌淡紅、邊有齒痕、苔薄膩、脈沉細略緩。辨證為陽虛寒盛,風寒濕邪,阻於肌膚,腠理閉塞,營衛鬱滯,治宜疏風散寒、溫陽除濕、兼化瘀通絡。藥用:荊芥10克,防風10克,羌活15克,威靈仙20克,麻黃10克,制川烏(先煎)15克,桂枝15克,白芍15克,蒼耳子10克,當歸15克,川芎10克,製附片(先煎)15克,細辛5克,炙甘草10克。水煎服,四劑,外用去炎松尿素乳膏。

二診上藥服後,身體輕鬆,瘙癢大減;頭部微有汗出,不再畏寒,頭皮鱗屑減少,皮損變薄。前方去細辛,加烏蛇30克,蜂房15克,七劑。

三診瘙癢止,上半身出汗,頭部鱗屑大部分消失,背部上肢斑疹亦消退大半,腿部及尾骶部的地圖狀大片皮損也已分散、縮小、變薄。膝以下發涼發脹。上方去蜂房,加獨活20克,雞血藤30克,鹿角膠15克(烊衝),七劑。

四診頭皮、胸背部、上肢皮損消退,遺留淡白色素脫失斑,小腿皮損已縮小成孤立的島狀斑片,便稍溏。上方去麻黃,加牛膝15克,當歸改成10克,繼續服藥兩週,前後共服藥56服,全身皮疹完全消退,指甲亦恢復正常。

中醫講因時、因地、因人制宜。黑龍江地處北疆,高寒多風,邪盛容易侵襲人體, 風寒之邪鬱於肌表,邪閉肌腠,衛氣被鬱,不得透發,開合失司,病在肺衛,這是銀屑病病機的關鍵所在。

此方由麻黃附子細辛湯、當歸四逆湯、羌活勝濕湯化裁而來。諸藥以疏風之藥為主,溫陽、散寒、 除濕之藥輔佐之。疏風之藥能散、能透、能宣、能開、能通,即散風寒,透皮膚,宣肺氣,開腠理,通表裡,使久鬱之邪由肌表外驅,營衛調和,氣血順暢,疾病自愈。

http://www.lzyysw.com/zhongyi/detail/61

來源:老中醫養生網  http://www.lzyysw.com/
任何轉載或轉貼都應註明真實作者和真實出處。

    全站熱搜

    鄭老師(修理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